村口老中醫林小花

月更向
全職雜食向,葉攻葉受皆可
All花

【ALL葉】客官你今天想要什麼刀02

我又來了

原來想寫篇歡樂逗比的刀劍PARO文的我

果然是太年輕了嗎

感覺文章好像跟標題的風格不一樣

 

【警告】

刀劍PARO

本篇含有大量捏造以及OOC

小學森文筆,腦抽之作

 

 

 

 

  看著葉修有點駝背的走進了內室,黃少天便坐在桌旁的小木椅上等他出來。雖然他自己不曾為刀身注入刀魄,對這事沒有研究,但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知道這活需耗大量的專注力,便擦擦鼻子,乖乖的等著。

 

  身為藍雨流派著名的機會主義者,黃少天一直被熟人又是痛恨又是欣賞。恨他話多聲大令人心煩,靜不下心來。又欣賞他每次都能看準機會,一擊必殺。當然,黃少天經常對外宣稱他行事光明磊落,敬老愛幼,是新一代的好刀典範。但沒有人會相信一個跑到狂風戈壁,和蛇蟲鼠蟻一起住了快半年,最後花了七天,把森林裏所有亂七八槽的小刀小槍以及區域大BOSS太刀真末都清乾淨的人是什麼善茬。

 

  黃少天的確是有動靜皆宜的身心,否則他早就受不了那些複雜的任務,離家出走去了。但是這不代表他忍得住不去看自己喜歡的人,這麼一個好機會,只有自己和葉修共處一室,而且注入刀魄之後,葉修那個體五渣肯定會變得身嬌體弱,然後自己就可以趁時機,找藉口光明正大的留在興欣照顧他,培養一下感情。

  

  想到這裏,黃少天表示心裏有點興奮,有點激動。

 

  正當他胡思亂想,想一些有的沒的,各種各樣亂七八槽的東西,想得口水都要流出來的時候。木桌上的幾張紙又被吹進來的風,落到地板上。葉修喊他不要碰屋子裏的東西,不過自己只是出於好心,幫他撿一下紙,應該不會被他罵吧?

 

  心動不如行動,於是黃少天就立馬把那幾張不聽話的紙撿起來,放回桌上,又想著去找能當紙鎮的物件。沒想到刀房裏除了一堆混在一起的材料之外,還真沒多少能當紙鎮的。

 

  難道葉修真得窮得連紙鎮都買不起?黃少天想了一下,發現葉修今天穿的深藍浴衣還真被洗得有點發白,連一頭長髮也是用一根筷子束起來,髮髻還是鬆鬆散散。

 

  雖然葉修現在沒有流派,外人也不知道他的本性(葉修:呵呵),還當他是第一名刀,坊間也流傳了不少有關鍛造君莫笑的配方,然而卻沒有人能真正把那把沒門沒派的大太刀給鍛出來。

 

  這不行啊,老葉肯定不在乎自己的名聲和形象,我在意呢。藍雨劍聖想著,自己不受熟人待見而已,對普通人來說,我也是一把十分受歡迎的美刀,品味也是妥妥的。既然都拿到了幾天假期,不如找藉口叫老葉出門,跟他一起逛街買衣服,賭上劍聖的名義也要把葉修打扮得起碼能見人!

 

  不過如果自己一出手,把老葉的形象抬得太高的話,情敵數目不就會增加了嗎?雖然說現在的情敵有夠多的了,連隊長也看上了老葉。連嘲諷臉的老葉也看得上,那打扮好的老葉豈不是更受歡迎?!不行不行,老葉還是維持邋遢、不修邊幅的模樣比較好。

 

  這邊廂的黃少天正面對心裏的天人交戰,然而在內室的葉修卻是面對同樣的問題。

 

  「我說小盧,你只不過去了趟幽暗森林,怎麼就傷成這樣子了。是不是藍雨逼壓童工,克扣工資。不然你咋能被中傷了呢。」葉修抽了一口煙,用煙斗敲了敲流雲,低頭對著魄珠問。

 

  小太刀的魄珠一閃,刀身在上個月所經歷的記憶被傳到葉修的腦海裏。 

 

  葉修看到那段影象,心裏一突,眉頭一皺,就一直維持含著煙嘴,站在太刀面前的樣子。魄珠又閃過淺藍的光芒。

 

  「原來你們也遇上了…」葉修說罷,搖頭道。「算了,還是先修好你再說。不然少天又要煩我了。」

 

 

 




【刀魂】喻文州

刀類:太刀

流派:藍雨

鍛刀者:葉修

刀身名號:索克薩斯(現)

原有刀身鍛造配方:

玉鋼:450

砥石:550

冷卻材:650

木炭:550

 

喻文州的手速只有入門級的設定,被我設成因為原刀身不夠長而且比較脆(玉鋼用少了),所以喻文州性格比較穩(不然容易壞刀)


另外,刀魂需要刀身才能培養出來,但當刀魂成熟之後,可以轉移到別的刀身上,並繼承刀身原有的名號。

不同流派的刀也可轉移刀魂,但要重新上手。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