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老中醫林小花

月更向
全職雜食向,葉攻葉受皆可
All花

【周葉】 死亡之舞 (上)

【周葉】死亡之舞(上)

 

 

我只想蘇一蘇老葉

寫一寫處於青春期的少年的內心掙扎(?)

 

 

****警告****

治癒向,HE

受遊戲死亡之舞激發,腦洞大開

部分內容涉及宗教,如有錯漏,請務必跟我說一聲

內有捏造及嚴重OOC

 

 

 

 

 

──et ecce equus pallidus et qui sedebatdesuper nomen illi. 

  遂見有灰色馬,乘之者名日死。

 

 

──Mors et inferus sequebatur eum et dataest illi potestas super xquattuor partes terrae interficere gladio fame etmorte et bestiis terrae

  陰府隨之,予之以權。於地上四分之一,以劍、以饑、以疫、以地之野獸而殺之。

 

摘自《新約 啟示錄6.8》

 

 

 

  周澤楷的故鄉是在國家的東面,一個偏離大城鎮的小村莊。那裏沒有華麗堂皇的宅邸,也沒有什麼遠近馳名的特產,只有零零散散的小木屋,還有親切樸實的村民。每個人都安居樂業,每個人都安份守己。在這一小片的淨土裏,用各自的力量,守護屬於自己的小幸福。

 

  周澤楷從小就沉默寡言,儘管他每次說話都能讓人知道他的意思,但往往因話少,令人覺得熱面貼上冷屁股,跟他說話很沒勁。幸好他的樣子算是數一數二的俊,第一眼就能給人一個好印象。而且他本身性格溫順靦腆,也不似孩時面無表情,長大後的他,總是帶著淡淡的微笑,一聲不發的聽別人說話,無形之中,給了不少人一發殺必死,就連那個一臉嘲諷的人也不能幸免,時常被他一副欲語還休的樣子,默默縱容他做了不少的事。

 

 

 

  其實周澤楷的童年沒幾個朋友,願意主動找他一起出去玩的也只有那幾個,不是裁縫家的江波濤,就是雜貨店的杜明。也因為他的性格所然,村裏的小霸王總是看不過眼小周澤楷能不動聲色的得到大人們的喜愛,明地裏暗地裏也欺負他不少,但都是小打小鬧,沒有鬧得全村都知晚的程度。慶幸周澤楷的朋友圈雖小,但關係都很好,直到他長大,跟隨那人出了村子後,幾個人還是跟他有書信的聯繫。

  

  對於小周澤楷來說,他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被一間間小屋圍繞,守護著這個村莊,給予村民心靈平靜的白色聖教堂。除了幫在麵包店工作的父親揉麵團,以及幫裁縫家的小江剪布外,小周澤楷便會頂著耀目的陽光,穿過大街小巷,在鄰居的問候和微笑之中,奔到大教堂的大門前,在平復呼吸、整理好衣衫之後,紅著小臉,步入那個神聖的地方。 

  

  周澤楷從來沒有出過村莊,也沒到過城鎮地方,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教堂是什麼樣子。所以在他心目中,教堂就是一座白白的房子,裏面有他的信仰,而他最敬仰的神父會用他低沉溫柔的嗓音,給村裏的小朋友們念故事,教導他們學習一個又一個印在聖經上的文字。而周澤楷因為聰穎的頭腦,在同齡的小朋友中,他是學得最快最多的那個,亦因此得到神父不少的稱讚。

 

 

  神父張益瑋十分喜歡這個少言的小孩,樣子不但乖巧討喜,性格也較其他孩子成熟,是個可塑之材。他曾經詢問周澤楷的意向,希望他能在自己任期界滿後,帶他到輪迴分部的教會接受洗禮,並且有意讓周澤楷繼承衣缽,代表輪迴分部,侍奉無處不在的主,傳遞祂的信息。

 

  然而,一直對教堂和自己表露出喜愛的周澤楷卻沒有馬上答應這位慈善的神父,他只低下頭,一雙眼睛看著教堂的紅地毯,抿緊雙唇,一副認真的樣子。張益瑋看他這樣的表現,雖然心裏仍是有一點失落,但亦欣賞他沒有妄下決定。

 

  「你還小,待你十四歲,跟家人商量之後,再作打算吧。」張益瑋摸摸周澤楷的小腦袋,微笑著道。「如果想好了,可以跟我說。還有四年時間讓你考慮呢。」

 

 

  其實周澤楷除了因為學習而時常到教堂外,還是因為教堂是他和朋友碰面的地方。教堂後方有一個大草地,他們幾個人在閒暇時間,就不約而同的到那裏碰頭。

 

  周澤楷最好的朋友江波濤時常跟隨父親,到城裏給大戶人家量身造衣服,每次一去就是半個月。江波濤總是會用自己幫父親做事得來的零用錢,在城裏買了不少吃的玩的,跟他們一起吃一起玩。

  

  沒事的時候,幾個小孩就坐在教堂後方的草地上,吃著江波濤帶來的點心,還有周澤楷母親做的餅乾,聽著江波濤說著自己在城裏的所見所聞,什麼城主大人的女兒看上了一位流浪詩人,什麼神殿藍雨分部來了個天資卓越的小騎士,什麼霸圖傭兵團又平息了一方混亂。

 

  在眾多新聞當中,周澤楷最喜歡聽的就是那個被人流傳多時的首席教主,嘉世分部的斗神葉秋。據說他年紀輕輕就憑他的學識還有武力,平息了很多地方的風波,為人風趣幽默,平易近人,不似一些身處高位的聖職人員,高傲的宣傳教義,背地裏做了不少遭人唾棄的壞事。

 


  周澤楷安靜的聽著江波濤跟杜明聊著,想的卻是剛剛聽江波濤說的新聞,葉秋好像要代表嘉世,到首都的教會總部參加會議。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走出村莊,到別的城鎮尋找那個人的踪跡。

 

  「小周,你有想過到其他地方看看嗎?」江波濤看到周澤楷一副又要發呆的樣子,開口問道。

 

  「啊…」周澤楷被突如其來的問題驚醒,一臉迷茫的看著眾人。

 

  「對啊對啊,聽說城裏的教堂比這裏的更大更漂亮,還有什麼彩繪玻璃和壁畫,聽起來就覺得很棒、很厲害!!」杜明小朋友一臉興奮的說著。「而且你不用怕,你看小江他都到過城鎮那麼多遍了,肯定不會迷路的。」

 

  「不是為那個。」周澤楷回過神來,有點著急的反駁杜明。

 

  「小周?你不是說很想去看看別的教會嗎?我聽說神父有邀請你加入教會當聖職人員,難道你不想去嗎?」

 

  「我想要侍奉…不是為了教堂。」周澤楷向大家解釋。

 

  「難得看到你這麼堅持啊…」「有理想真好…」

 

  周澤楷知道小伙伴們沒有對他的理想表達什麼反感,原本跳動的心也平靜下來。

 

  也對,我們的一切都是因為主的恩賜,怎麼會有人不想跟隨主的光明,受聖光的洗禮?周澤楷聽到朋友們又開始討論別的話題,自己卻還在思索剛剛的問題。

 

  如果運氣好的話,自己能不能跟隨神父,加入教會,跟那個人一樣,一心一意的服侍主,服從主的安排,接受主的榮光?甚至可以跟那個人一起共事,一起祈禱,一起到不同地方。

 

  想到這裏,周澤楷覺得自己得抓緊機會,在神父離開前的四年內,學會不同的知識,讓神父帶走自己!

 

 

 

  

  就這樣,周澤楷的童年就安安穩穩的渡過了,沒有了不起的名人異士,也沒有大風大浪。在這三年間,他跟隨張益瑋學了各方面的東西,從最基本的文字,學到了聖經深藏的意義,還有主的仁慈。

 

  然後,就在周澤楷等待半年後隨張益瑋到城鎮的時候,一個突如其來的訪客打破了村莊的沉靜,伴隨著一場劇變。

 

  ──一場足以改變了村莊,以及周澤楷的信仰的巨變。

 

 

 

 

 

  放心吧,訪客不是老葉。

  還有,我忘記把打了三分之一的中篇存起來了QAQ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