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老中醫林小花

月更向
全職雜食向,葉攻葉受皆可
All花

【葉邱】斷魂槍 1+2

我終於生了
我終於生了
我終於生了

個太極


劍三paro,輕鬆長篇向

內有捏造和妄想

小學森文筆

注意OOC和OOC和OOC

時間線是80年代中期

設定:

(一)劍三一開始就有十大門派,暫時不帶蒼雲玩

(二)八十年代就可以捏臉

(三)正太體型都是九十年代出的

以後再加~




  其實一開始被拉去玩劍三,邱非是拒絕的。因為他覺得高二這緊張時期,還跑去渣遊戲,加了特技也挽回不到自己的分數。

 

  他看著室友到處安利,在課室裏安利同學就算了,就隔壁班的都不放過。有時候在食堂,捧著飯菜就興沖沖跑到其他桌上,把東西一放,就開始安利大計。

  拍拍胸口,信心滿滿的說已經有十多個人被我拉進坑,再來點人就可以開個幫會,到暑假新服開了就可以做第一批進駐的玩家,然後稱霸新區,左手抱妹子右手拿橙武,當上陣營指揮開荒團長,登上劍三巔峰不是夢。

 

  邱非原來也以為室友是一時興起,被課業快逼瘋了,才會產生這種不切實際的理想。雖然就讀的高中不算是名校,邱非他們也還沒升上高三,但校方對高中黨的監管該有的還是有的。邱非身邊也不乏周末偷偷溜出學校,跑到附近網吧泡一天的人。有時候他們玩過頭,過了門禁時間才想起要回宿舍,就打電話給邱非通知一聲,然後不是繼續玩,就是去同學家借住一晚,等第二天早上才回學校。

 

  對於不少同學都有這種類似出外偷歡的行為,邱非表示自己見怪不怪。科技發達,電腦普及化,不同網絡公司為了賺錢,紛紛出了各種類型的遊戲,特別針對年輕用家,不少高中生和大學生定力不足,慘遭毒手,一個個接二連三的掉進坑,終日沉迷遊戲,遊戲的裝備分數倒是上來了,反而學業成績退步了不止一半。導致害得家長一看到子女用電腦就大呼一聲「你除了打遊戲還會什麼?!」,拔網線,砸主機,鬧出各種家庭糾紛。

 

  身邊有人在玩,但不代表自己一定要跟著掉坑。且不說掉坑之後,脫坑到底需要多少時間和心力。雖然邱非對網遊有幾分好奇,但他自制力不錯,禁得住誘惑,耐得住威脅,面對身邊的威逼利誘,邱非小少年都以沉默應對。前來游說的人費盡唇舌,說得嘴都乾了,邱非卻連官網都不看一下,說得自己都心灰意冷,發誓再也不拉邱非進圈。

 

  當邱非室友發現身邊的人都開始玩劍網三,只剩邱非一個人沒有,他就開始計劃讓邱非也迷上劍網三。哼,這小子不玩網遊,肯定只因為他沒有玩過,不懂得其中的魅力所在,等他試過之後,肯定會不能自拔的。自習室裏,室友看著邱非瘦削的背影,一邊摸摸下巴思考,一邊發出奇怪的笑聲。

 


  在一個周五下午,校方沒有安排晚自習,所以一群人在下課之後,該幹嘛的都幹嘛去了。邱非還沒有收拾好課本,也沒想好吃完晚飯後該做什麼事情,就看到幾個人站在他的四周附視著他,他心裏頓時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但也保持淡定的模樣,靜待他們的動作。

 

  「那個,邱非啊。我們今天晚上就一起去吃飯吧。」室友笑咪咪的看著邱非。「我們也很久沒有好好聊過了。」

 

  當然啊,你忙著你的劍三大計,哪會有空理我這種小人物呢。邱非在心裏翻了一下白眼。

 

  「天天都在同一個寢室,怎麼會沒有時間聊。」邱非整理一下手中的書本,站了起來。「如果真的有事,你今晚回寢室再找我也行。」將手中的東西都塞進書包,邱非沒打算再理室友,背起書包打算走了。

 

  「別別別,邱非你先別走嘛。」室友見邱非頭也不回,一把抓住他的書包,將人扯回課室裏面。跟其他人交換眼神後,幾個比邱非高半個頭的男生就這樣把邱非圍得死死。 

 

  邱非面無表情,只用明亮的眼睛盯著室友,一副「你說,你盡情說,等你說完我再找機會弄死你也不遲」的模樣。

 

  室友被盯得有點不好意思,滿頭大汗看著邱非。「我…就只是想跟你吃個飯而已。」一米八的漢子注意到課室裏面和走廊上都有不少的人看著他們,便有點羞澀的說。

 

  旁人聽到他用曖昧的語氣說話,不是打了個冷顫,便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被室友喊來的男生也頓時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喂喂喂,你是基佬,也別拉我們下水啊!吃個飯怎麼就搞得跟約炮一樣呢。

 

  邱非也留意到有不少人看戲,有些人還莫名其妙的興奮起來,拿著手機準備拍下經典一幕。「一起去吃飯嗎?」邱非抬頭瞄了一眼室友。「走吧。」

 

  圍觀人士看到邱非很乾脆的走出門口,頭也不回。覺得沒勁,就回到自己的課室裏。被圍觀的幾個男生鬆了口氣,媽個雞,被其他人以為自己也是基佬,那就糟了,待會肯定要好好搾壓一下那人才行。

 

  一行人出了學校門口,室友問邱非想吃什麼,他請客。邱非淡淡的說:「只請我一個嗎?」室友趕緊搖搖頭,深怕邱非一走了之。「那去吃燒烤吧。」

 

  漢子的飯量肯定不能被小瞧,吃完飯後,室友緊握自己的錢包,內心止不住的在流淚,其他幾位就跟邱非勾頭搭背,半拖半拉,根據室友預備好的計劃,把人夾到了一個地方。


--------------------------------

 

  邱非被幾個壯漢拉到一個地方,他一看店名,便猜到室友的計劃了。看到大大的「網吧」二字,他無奈的說:「你弄這麼多事情,就只是想帶我到這裏?」室友摸摸鼻子:「我都三催四請,你都不來。那我只有這樣做了。」說著說著,拉著邱非到店裏面了。

 

  顯然網管已經習慣了一群高中生進出網吧,就隨意找了其中三個看起來滿十八的人,象徵式的看了一下身份證。那人看了一下最矮的邱非,懶懶的跟室友說:「你們自己悠著點。」

 

  室友跟其他男生打了招呼,就各自去開始玩遊戲。邱非第一次來網吧,原來想趁機溜走,結果被室友看出了他的意圖。「今天你不升上二十級,我是不會放你走的。」室友重重的拍了一下邱非的肩膀,邱非揉揉痛處。「十點門禁,我還沒有玩過網遊,你覺得四個小時能搞定嗎。」

 

  「嘿嘿。」室友笑著。「就知道你這情況,我早有準備。」他往褲袋裏掏出一張紙。「上次來渣劍三的時候,我早幫你申請好了帳號。就等你上線自己創角色。」

 

  邱非接過紙條,帳號是自己的QQ號,密碼則是自己的生日。「不過這遊戲得要身份證驗證,麻煩得很。我就先用自己的幫你申請,你晚一點可以自己再改回來。」室友帶邱非走到電腦前,拉開椅子,把邱非按下去。自己則坐在旁邊,看著邱非點開遊戲,輸入了帳號和密碼,開始創角色。

 

  室友看著邱非把每個門派都點了一遍,再把所有體型都點了一遍。「我說邱非啊,你能創三個號,先把大號練起來,再看別的門派別的體型吧。」邱非說:「你不是說要在劍三組織幫會嗎?那就是打算長駐這個服吧。」

 

  「不不不,這個區已經是老服,我說的是等暑假開新服,再到那區玩,或者把號轉到那個服去。」室友跟邱非解釋。「你還是先熟悉遊戲機制吧,不然給你個號,你也不會玩。」

 

  「不過我們現在比較少人玩天策,很多人都跑去玩藏劍和純陽,妹子都去玩七秀和萬花了。」室友指意讓邱非轉頭看一下自己的電腦螢幕。「我玩的是藏劍成男,你看帥不帥。」

 

  邱非看了一下室友的南皇二少,一頭白色披肩長髮,還有一套鉑金色的南皇套裝。嗯,挺像白斬雞的。

 

  邱非點開天策成男,一身銀甲,頭頂鮮紅雉尾翎,看起來很是帥氣。再看一下技能介紹,感覺挺對自己胃口,就開始創號了。

 

  由於邱非是第一次玩網遊,加上被室友煩了快幾個月,沒想太多就隨隨便便打了個名字就進新手村了。室友把藏劍號停在主城長安,轉過頭一看,就看到邱非已經讀條進稻香村做新手任務了。

 

  「待會讓我看看你的臉捏成什麼樣。」室友想,邱非平常都會把自己的東西收拾乾淨,課本和筆記都是細心整理過的,他捏的臉應該挺帥的吧。

 

  「我沒捏。」邱非奇怪的看室友「一個角色而已。」

 

  「我的天,終有一天你會後悔。」室友以恨鐵不成鋼的眼神望向邱非。「邱非你肯定會後悔的。」

 

  「那時候再說。」邱非心想,不就是一張臉嗎?有啥好激動。

 

  地圖讀完條之後,一個頂著「戰鬥格式」的布衣成男站在石頭上,邱非跟著新手教程,走了幾步路,轉一下視角,找到第一個NPC對話,然後跟指示,殺掉野豬,跑回去交任務。

 

  接到了殺死三個混混的任務後,室友對邱非說:「這遊戲有輕功系統,你雙擊W試試。」

 

  邱非按了兩下W,看見自己的角色像是提氣,踏了兩下地板,結果只是在石路在快速跑步。室友此時又說:「你要按跳才能飛起來。」

 

  於是邱非根據室友的教導,打坐回氣力值,走回兩個兩個守衛旁邊,重新想試試傳說中的輕功。感覺準備好,邱非有點小緊張的按了兩下W,然後一跳。

 

  飛起來了!技能欄上突然冒出一個成就,邱非只想看一下,結果雙手一離開鍵盤,角色便從半空中墜下,啪唧一聲就撲街了。

 

  邱非曾經聽室友說過,滿級之後,輕功還能摔死的話,肯定會被人狠狠的嘲笑,外加在世界頻道上刷豬。

 

  邱非看著那復活提示,等著原地復活起來,便先用A和D鍵調著視角,看一下風景。旁邊有一個唐門蘿莉原地放機關,一下一個小混混,慘叫聲一直在邱非耳邊徘徊不停。邱非下了插件,看到一個又一個的藍色圈圈把自己圍住,寫著什麼天絕地滅、毒剎。

 

  「喲,這位少俠摔得挺帥的嘛。」唐門蘿莉頭上冒出一個文字泡,還有一個賤賤的笨豬表情。  



评论(1)

热度(10)

  1. tiamo村口老中醫林小花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生了!痴痴守望啊!~ 讲真太想去小邱非在的那个服,就让我默默围观(痴汉,做一个以后能快活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