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老中醫林小花

月更向
全職雜食向,葉攻葉受皆可
All花

【喻黃】攻防那些事兒

【喻黃】攻防那些事兒(劍三PARO)

 

劍三PARO

內有OOC以及捏造

撞梗請告訴我

 

 

 

四月二十五日 早上八點 浩氣盟

 

  新賽季的第一場大攻防,是惡人的進攻場,浩氣盟的防守場。大攻防雖然在下午一點開始,但已經有不少惡人早就把號掛到浩氣盟裏。

 

  浩氣盟的景色一直都很好,綠意盎然,山明水秀,群山圍繞。曾經有惡人表示,只打進攻場,因為浩氣的風景好,看著心情舒暢,打起來也開心點。也有浩氣表示,惡人的地圖整個畫風都不對勁,陰沉得不得了,滿地圖不是黑就是紅,還有岩漿和一堆堆白骨,就只有莫少爺那裡好一點,起碼小少林有個小水池還有幾根青竹。

 

  浩氣的惡人復活點就是在地圖的最左上角,而且是在最邊的地方。不少惡人從南屏傳送點進浩氣盟之後,就大輕功飛到幾座山上的頂點,不然就是直接在山下一站,掛機的該幹嘛就幹嘛去,至於是接著去睡回籠覺,還是雙開去做日常,那就是各人的事了。

 

  眾所周知,新賽季的大攻防是刷子們的天堂,所以對於一個人多的服來說,只要是網絡比較穩,就可以在七八點的時候,把號掛到地圖裏面。壕一點的話,甚至可以在晚上直接把號神行到地圖,通宵的掛機燒點卡。

 

  對於一個攻防指揮來說,號不在圖,攻防咋打?有幾個眼利的惡人已經看到某劍純掛在復活點了,然後都炸了。

 

  「我看到黃少的號在浩氣盟,我要哭了。」

  「這麼早就掛機,他不怕掉嗎?」

  「黃少網絡好得很,就怕這場攻防很多人會技術性下線#鄙視」

  「掉你麻痺起來嗨。」

  「卧槽#笨豬,我就想刷個1000分而已黃少放過我。」

  「不是吧,新賽季第一場攻防我想好好的打啊#巴掌#巴掌」

 

 

 

  黃少天,一個普通的劍純,藍溪閣的幫主,名劍大會的常客,手法犀利,被譽為全服第一劍純。原來黃少天也是大眾劍三er的男神,可惜一切都因為一次競技場直播。

 

  劍三有一個不分服不分區的yy頻道,裏頭有各種不同組合的競技場直播,競技場開門打到關門都有人直播。只有你想得到,沒有你找不到。而黃少天跟他室友喻文州開著小號,還有一個花哥開了直播,那是劍氣花的組合。

 

  那次的直播的是1600打到2000的33競技場,因為是賽季中,沖分的人早就打完吃瓜去,加上三個人的手法和意識很不錯,所以他們只花了一個晚上就打完。

 

  這普通的直播,本來應該沒什麼看點,但卻成了黃少天揚威劍三全區全服的成名戰。

 

  對於每個PVP玩家來說,上YY能開麥,是為了方便與隊友交流。小至競技場,大至野戰幫戰,沒麥怎麼玩?有空打字還不如多放幾個技能,看準機會補尾刀拿人頭,以為人頭狗不需要努力嗎?天真。(DOGE臉)

 

  據那天有份看直播的玩家說,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話多之人,簡直是嚼了炫邁,停不下來。並表示如果黃少天是他的隊友,他第一個neng死他。

 

  在最初的幾場,黃少天如野狗脫韁一樣,飛奔到對面的奶媽旁邊,生了個太極。對面的秀蘿看到劍純耙耙盯上了自己,嚇得立馬蝶弄足,一溜就溜到柱子後面,小扇子扇啊扇,給隊友們套了上元和翔舞,然後就開始溜起DPS了。

 

  「我去我就下了個氣場這秀蘿為什麼要跑到對面場去難道我很可怕嗎明明我這麼帥這麼眉目可親而且我大純陽宮一直都帥得天怒人怨隊長你說為什麼她就要避著我呢還跟我繞你繞繞繞繞繞什麼還卡我視角簡直不能忍看我一個大道把你定住跑不了吧所以說秀蘿你就放棄抵抗送我個人頭唄」

 

  「這一場是毒哥還是穿破虜的毒哥果然劍三美工對毒哥都有惡意這衣服有的跟沒的一樣五毒不至於連幾塊布都買不起吧我靠靠靠靠靠這就起千蝶了看我的吞日月看我的人劍還沒死就再吃我一發三環套月」

 

  「誒誒誒這次是花奶還是個花姐看在純陽跟萬花是官配的份上你就從了本劍純我保證不用開轉乾坤也能在五秒之內讓你平平安安的上路而且全地區包郵不計運費你看是不是很便宜是吧是吧是吧花姐你就放下你的筆然後……」

 

  「艾瑪隊長隊長你有沒有看見剛剛那花姐抽我她居然用筆抽我還想封我內太過份了既然你決定這樣對我我肯定以牙還牙以八荒還厥陰指你說划不划算我都這樣了你還不交星樓還不交水月就對不起我對不起隊友小心出洛陽牛車被搶打攻防排隊1000+」

 

  其實黃少天的麥並不是路邊買的五毛麥,他自己的聲音也是清朗的少年音,打競技場的畫面也是乾淨俐落,一套技能下去,幾乎沒幾個人能活著。但是很多人都覺得痛心握腕,為什麼他的麥這麼好?為什麼他走位如此犀利?我竟然找不到理由讓他閉麥。

 

  最後,是黃少天的室友,他口中的「隊長」救了大家的耳朵。

 

  喻文州溫和的笑著,對坐在身旁和他一起打競技場的黃少天說:「少天,過幾天就是和C大的比賽,你不打算養一下嗓子嗎。」

 

  黃少天摘下耳機,側身看著喻文州。「隊長你別擔心我一直都這樣你看我嗓子有啞過嗎比賽也是幾天後的事還有時間讓我養嗓子呢而且競技場不開麥怎麼……唔!唔唔唔唔!!!!!!!」

 

  「啪嗒」一聲,黃少天的小綠燈滅了。在場有知情人士表示,黃少天人不傻,但對著喻文州的時候,簡直跟吃了除智散一樣,傻了吧唧。

 

  在那綠燈滅了後,一把讓人大喊蘇蘇蘇蘇蘇的聲音出現在直播間,再打五、六場後,直播就完結了。事後有人把直播視頻放到某網站上,可是只有五、六場的記錄,有人求之前的直播影片,可是UP主只表示,呵呵小年輕,我不放上來就是為了你的耳朵,免得你以後看到劍純就覺得有人在耳邊說個不停。

 

 

 

  這一次的直播,讓黃少天跟喻文州都紅了一把,很多人都慕名而來,到了電信區來膜拜大神們。結果不少人發現,這兩人不簡單,尼瑪,居然還是攻防指揮!!!!

 

  兩人所屬的幫會統稱藍雨,主會藍溪閣跟分會藍雨閣是同盟,喻文州是主會的幫主,黃少天是分會的幫主。藍雨作為惡人大幫,人是很多,但莫名其妙的是,除了分會就幾個真妹子在,主會幾乎是沒有真女號的存在,有的只有御姐控和蘿莉控,而且藍雨的大師特別多,被人笑稱是和尚廟的存在。

 

  劍三PVP其實都有潛規則,攻防指揮可以是小幫會的人,但能上麥的,都是幫會的幫主或者高層。黃少天跟喻文州就是攻防指揮,守得了老王,打得了浩氣。

 

  其實黃少天原來並不是指揮,他只負責惡人的特種部隊,在攻防的時候偷個人頭,截一下紅名而已。然而在喻文州跟舊幫主魏琛打了一次讓位戰後,喻文州就接了魏琛的幫主地位,還有他攻防指揮的身份,連帶黃少天也開始接觸惡人聯盟的事情。

 

  藍雨的指揮有一個特色,就是大攻防絕不單獨指揮,也沒分正副指揮。有時候是黃少天帶特種去截一波浩氣,喻文州開麥指點大部隊的位置。有時候是喻文州帶主T團去開BOSS,黃少天帶大部隊去打復活點。

 

  但是在惡人浩氣對沖的時候,有一個現象就會出現。

 

  「惡人的跟著我走。來,都飛惡人谷南門第三層房頂。」喻文州冷靜的指揮,看著插件的人數統計,覺得差不多,就突然閉麥,帶著笑意的喚了聲。「少天。」

 

  已經有機智的惡人在近聊頻道刷起白字「前方高能,非戰斗人員請迴避」「前方黃少大招,耳機黨請調低聲浪」。

 

  黃少天跟喻文州打了個OK手勢,吸了一口氣。

 

  「來來來都準備好了嗎點好你們的扶搖啊三二一都跳躡雲到人堆裏氣純下好無敵蒼雲開盾護盾立進黃雞鶴歸直接上奶媽刷好血給我壓給我屠給我殺殺殺殺殺不要怕莫方抱緊我肉都放在你們的面前你們還不吃就是罪大惡極小心王大大以後都不送肉不給我們刷分了」

 

  有別於喻文州淡定的聲線,黃少天一開麥就蓋過了BGM的聲量,嚇得幾個惡人從房頂摔死在南門橋上,攻防頻道刷起一大片的點點點和零星的卧槽,還有人不忘在對沖的時候打字。「黃少嚇得我瓜都掉了。」「指揮能不能好好說話。」「連自己人都死一片,黃少你說咋賠#笨豬」

 

  「靠你們還有空刷白字還不多放幾個技能說的就是你們快給我打死那些紅名別讓他們跑了看到他們往哪飛了嗎給我截啊很好就是這個節奏不要讓他們脫戰你們打不死他們他們就要飛走你們還不伸出爾康手留住他們小心有情緣的死情緣沒情緣的一輩子單擼」

 

  「好惡毒!」「黃少約嗎」「我要出圖了黃少你等著」「喂,這裏是天策府嗎,這裏,你們不來管管他嗎?」

 

    黃少天並沒有再在意近聊頻道到底說了什麼,左手控制人物的走位,一邊在房頂跑來跑去,一邊不停的放技能。一個人劍合一爆了一整地的氣場後,他右手握著滑鼠,調整一下視角之後,就閉麥,偷偷帶著特種團去偷BOSS了。

 

  等惡人緩過來,幾百人到三生路路口整合,那已經是五分鐘之後的事情了。

 

  據說喻文州跟黃少天用這方法指揮的第一次攻防,不論陣營的嚇掉了二百人左右,包括浩氣的兩個007,還有惡人的BGM君張佳樂。

 

  天羅炮哥張佳樂表示,黃少天的嗓門大得連BGM都蓋過了,他眼裏還有我這個BGM君的存在嗎?!?!

 

  經過三個賽季的洗禮,大部分pvp老玩家表示:「呵呵噠,區區浩氣而已。我可是連黃少指揮都能撐得過的真男人。」但是對於新手來說,聽完一場攻防(不論大小),都紛紛跑回自家幫會yy抱團哭麥找安慰去。

 

  我特么的只是安安靜靜刷個分/拿個五十分,能不能換個正常點的指揮?

 

 

 

 

  新賽季的第一場攻防,雙方陣營都在各自yy討論第一場攻防的指揮。

 

  【藍雨】索克薩斯:我覺得葉修前輩挺不錯的

  【興欣】君莫笑:哥怕一對沖,人都掉光,還打什麼攻防

  【霸圖】石不轉:明天我跟隊長要上法庭,沒空

  【興欣】君莫笑:那明天就交給少天跟文州了,散會

  【藍雨】夜雨聲煩:老葉你不開蒼雲號不就沒事了嗎?就這輕易決定無利於整體惡人谷的發展,你就不怕打完攻防惡人集體上麥嚶嚶嚶,向官方控訴指揮的殘暴不仁,要求把你的蒼雲削成狗,那你的君莫笑還能在野外浪什麼。

  【興欣】君莫笑:好了,少天你再說那明天的兩場都靠你了。老人家經不起折騰,難得的周日我想休息一下。

  【藍雨】夜雨聲煩:葉修我真是要日了$#W%^DE&F*G()FHJLK

 

  於是在周六,在黃少天設了四個鬧鐘都沒法把他喊起來,喻文州表示他被子都掀了,人都搖了,沒辦法。只好開了黃少天的號,替他把號掛到圖裏掛機。

 

  其實要喻文州單指揮也不是不行,畢竟據點戰有分上中下三路,而且還要進攻跟防守,緊急時候可能要一個指揮兩邊跑,剛進了白龍口不久,連五十分都沒刷夠,就要跑到瞿塘峽打進攻,甚至連地圖都不進,直接在YY遙控,而葉修正是遠程指揮的一個好手。所以說,指揮其實並不好當。而喻文州智商高,思路清晰,反應也挺快,然而與冷靜相對的,就是不太能激情起來,吼不起來,帶不動人,沒士氣也是幾波的事情。

 

  喻文州怕黃少天大號掉線了,又幫他卡了小號流木的排隊。小劍純站在南屏山到浩氣盟的傳送點,在小光圈內進進出出,喻文州心裏估量著今天的排隊情況,看排隊人數還少,便點了取消排隊,又再把小劍純挪到傳送點內,重覆好幾次。順便看了一下惡人陣營頻道刷的「今天大攻防,心機谷又是一番勾心鬥角,嘴裏說著排隊,手裏點著取消,太可怕了」。喻文州笑了笑,把小號排隊卡到四百多,差不多,便下了。

 

  摘下耳機,轉過頭來,看到還在床上躺著的黃少天翻了翻身,腳踢了一下被子,手又扯了一下枕頭。作為黃少天三年來的室友,喻文州知道黃少天差不多該醒了。就故意坐到床沿,俯下身,用手撩起黃少天褐色的瀏海,在他耳側低聲道。

 

  「少天,再不起來,攻防就要開始了。」見對方只撓著耳朵,翻個身繼續睡,起身無奈的開口:「葉修前輩都已經在水群,少天你連電腦都還沒開。」

 

  「隊長你騙誰呢。」黃少天攤在床上,眼睛還是閉著的。「要是老葉周末都能起得比我早,他就不用在南屏浪一個小時的牛車,也不會每次打到一半就進圖卡我麥。」

 

  「但是你再不起來的話,我就要點取消排隊了。」

 

  「哎喲我去別別別別別啊我起了我起啦隊長手下留情好不容易我能起晚一點你就放過我好嗎前幾天忙得連飯都沒時間吃了隊長不是不造的呀愛呢說好的愛呢」

 

  喻文州早已經習慣黃少天的無差別文字泡,伸手拿過放在床頭的手機,對著攬住被子不放的黃少天說:「我回來的時候,你還在床上,你就別想起來了。」

 

  說完,無視背後傳來的碰撞聲,拉開門就出去了。

 

  黃少天表示,他絕對沒有方。

  

 

 

 

  等喻文州提著午餐回來時,黃少天已經戴著耳機,跟別人聊起來了。

  

  「…還有兩小時開打啦,活著的人都標記一下我,是海鰻的永久標記,不然待會肯定會有一堆人跟丟…」

 

  「…你們一個兩個都什麼反應,本劍純百忙之中抽空給你們指揮攻防,還是本賽季的第一場攻防。從這一點你們竟然看不出我對惡人谷的貢獻,我為惡人流過血,我為老王獻過DPS…」

 

  「…怎麼都喊要隊長開麥啊,這是嫌棄我咯?我說你們,要DPS沒DPS,要奶沒奶,我還沒說呢。我可是成過雕像的犀利劍純爸爸,跟你們聊天可是你們用天卦也換不到的運氣…」

 

  喻文州走到黃少天背後,看到夜雨聲煩後面拖著幾個人,在惡人復活點一直蹦噠,頭上的文字泡沒有停過。見黃少天沒有注意自己回來了,便從背後伸手把午餐放到黃少天的書桌上,然後回到自己電腦面前去。

 

  黃少天解開塑料袋,把東西都放到自己的面前,嘴裏還是說不停。「…對啊對啊,隊長幫我把午餐帶回來了,你們這群小妖精就盡情羨慕我吧…」他看著對話框中一直在滾動的記錄,聞著酸辣粉的味道,拿起筷子就是一個字,吃!

 

  「…我家隊長可是中國好室#@Q%WA︿Z&XEC*_(NI{_+…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要死要死要死辣死我了咳咳咳咳咳…」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嗆得臉紅耳熱的黃少天開始咳嗽起來,聲音也有點沙啞。

 

  喻文洲像是預知一般,把水放到黃少天的左手旁。「抱歉,給錯了。」眉頭微皺,喻文洲一臉歉意的看著黃少天。

 

  黃少天拿過杯子,差不多把一杯水都喝沒了,才緩過來。「呼,沒事沒事。」

 

  被辣味刺激到的黃少天臉紅紅,喝完水的雙唇也是水潤潤的。喻文洲拉過黃少天,順勢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這賽季也一起努力吧。」喻文洲微笑。

 

  「……當、當然會!」黃少天趕緊把椅子轉回去,耳根微微紅著。

 

 

 

 

 

  事後群眾表示,為什麼黃煩煩能忍住一個小時不說話?到下半場才重新開了自由麥。

 

  黃少天:聲都沙埋,仲要嗌我一個鐘,想我死唔切咩!?

     (嗓子都啞了,還要我喊一小時,想我早點掛嗎?!)

 

 

  像我這種人,酸辣粉都是點不辣的(自豪臉

  


评论(20)

热度(25)